全方位扶持政策脫貧攻堅各項工作穩步推進

近期深入地處滇桂黔石漠化片區的廣西極度貧困縣——隆林各族自治縣調查發現,疫情發生后,無論是直接的勞務輸出受阻,還是間接的部分行業低迷,都對當地貧困戶增收、脫貧產業發展等帶來不利影響,但隆林縣黨委政府及時出臺全方位扶持政策,保障脫貧攻堅各項工作穩步推進。

偏遠山區難以“獨善其身”

隆林各族自治縣集“老、少、邊、山、窮、庫”于一體,貧困發生率一度高達23.57%,是廣西4個極度貧困縣之一。雖然截至目前未發現確診病例,但這個偏遠貧困縣的脫貧攻堅受疫情影響不小。

由于石山眾多、土地稀少,外出務工是隆林縣貧困農民主要收入來源。全縣每年約有8.5萬人外出務工,其中貧困戶3萬多人。疫情嚴重時期,一些東部地區企業復工復產進度較慢或出口訂單急劇減少,許多外出務工者一時難以返工或無法找到工作。

在廣西隆林各族自治縣克長鄉后寨村,村民在準備建房材料。記者 劉偉 攝

在昌隆服裝有限公司口罩生產車間工作的“90后”員工王寶政告訴記者,他去年在廣東東莞一家耳機廠上班,今年2月回到企業時被告知“不要人了”。幸好他此前參加了縣里組織的一次招聘會并在昌隆公司報了名,返鄉后找到了現在這份工作。

一方面外出務工受到影響,另一方面部分行業出口受阻,波及山區扶貧產業。

桑蠶業是隆林縣大力發展的扶貧產業。截至2019年底,全縣種植桑園面積達3.75萬畝,涉及農戶3600多戶,產值7896萬元。當地絕大部分蠶繭都供應給縣城的嘉利繭絲綢有限公司,但這家公司目前卻面臨困境。

公司董事長楊旭棟告訴記者,他們在浙江的下游絲綢企業以出口為主,受海外疫情影響,3月中旬以來,95%的外貿訂單被取消,導致在隆林的上游企業產品積壓、資金緊張。楊旭棟介紹,白廠絲價格已從每噸41萬元下降到目前的每噸30萬元左右,“公司每個月原材料采購、人工、稅費等成本需要550萬元,資金壓力巨大。”

今年以來,隆林縣進一步加大發展桑蠶業力度,新種桑園面積達2.6萬畝,涉及農戶2394戶,絕大部分為貧困戶。德峨鎮黨委書記藍家觀說,全鎮今年新種桑園5000畝,“如果價格持續下跌,農戶收入就會受到影響。”

隆林達江電子科技有限公司主要生產小型手持風扇等電子產品,百分之七八十的產品銷往東南亞市場。公司負責人汪鄭華介紹,疫情發生后,公司百分之七十左右的外貿訂單被取消,用工減少了10%至15%。

鋁工業是隆林縣支柱工業。受疫情影響,全球鋁價從1月初的每噸13500元一度暴跌至每噸11230元,電解鋁企業每生產一噸產品就要虧損1000多元。隆林縣工業和信息化局介紹,縣里5家規上鋁深加工企業產品銷售情況不樂觀,企業流動資金短缺。縣里木材加工、茶葉加工等規上工業企業生產也受到市場萎縮影響。

穩就業、扶產業、兜住底

暢通外出務工通道、扶持本地企業與產業發展、完善政策兜底……記者調查了解到,隆林縣從多方面出臺措施,努力化解疫情對脫貧攻堅帶來的不利影響。

百色市政協副主席、隆林縣委書記張啟勝介紹,疫情防控形勢好轉后,縣里全面摸底收集貧困勞動力就業意愿、就業意向等情況,進一步與用工地區企業進行勞務對接,實行包車點對點接送,引導貧困群眾盡快返崗務工。

外出務工就業的貧困勞動力,在2月至6月期間可享受每月300元的穩崗補貼。隆林縣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局長黃勇健介紹,截至5月中旬,此前滯留在家的勞動力基本都已外出或就近務工。

去年在廣東務工的“90后”青年陸亞連,今年在家門口的扶貧車間找到工作。去年初,陸亞連一家從老家搬遷到位于縣城的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——鶴城新區。“一天能掙六七十元,下樓就可以上班,還方便照顧老人和孩子。”陸亞連說。扶貧車間負責人何軍剛告訴記者,車間于2月25日復工,今年新招了10名員工,政府對于企業吸納貧困戶就業還給予補助。

據了解,目前全縣認定的7家就業扶貧車間全部復工復產,帶動勞動力實現就業超過700人。

在昌隆服裝有限公司口罩生產車間,上百名工人正在加工口罩。公司副廠長吳月慧介紹,疫情發生后,在傳統服裝生產受到嚴重影響的形勢下,公司迅速改造車間生產口罩,新招了120名員工,其中40人是貧困戶。

黃勇健介紹,企業吸納貧困勞動力就業并達到相應標準的,政府按每個勞動力2000元給予企業補貼,引導企業加快復工復產進度。

為減小疫情對收入影響、擴大產業帶動脫貧效應,當地也加大產業獎補力度。隆林縣委常委、宣傳部部長、副縣長申毅說,貧困農戶發展桑蠶、茶葉、蔬菜和養殖等產業的,均可獲得不同標準獎補。

新種桑樹每畝補助1200元,在6月底前完成新種的還可享受額外補助,未脫貧戶最高可享受補助1.5萬元。記者在多個鄉鎮走訪發現,當地貧困戶正掀起特色種養熱。德峨鎮么基村貧困戶楊華告訴記者,他新種了約8畝桑樹,可獲補貼1.5萬元。

隆林縣政府黨組成員蔣正杰介紹,對于一些特困戶,政府充分發揮政策兜底保障作用。天生橋鎮巖卡村貧困戶陸思代告訴記者,除了打零工、養殖家禽外,他還可以享受這些補助:種植桑樹獲產業獎補7500元、公益性崗位夫妻倆每月1800元、低保金每月1620元、庫區移民后期扶持補助每月300元。

為貧困戶量身開發的公益性崗位,是當地一項重要扶貧兜底舉措。隆林縣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杰介紹,全縣新開發保潔環衛、防疫消殺、社區巡查、卡點值守等村級臨時性扶貧崗位6250個。

突擊、沖刺,確保如期完成既定目標

修水柜、起新房……記者在隆林石山村屯采訪時,熱火朝天的建設景象不時可見。

隆林縣縣長楊科介紹,為全面攻克“兩不愁三保障”難題,今年縣委、縣政府實施“突擊月”行動。4月為住房安全保障戰役突擊月,全力攻堅危房改造、面積不足戶擴建等工作。5月為醫療保障戰役突擊月,6月為義務教育保障和飲水安全保障戰役突擊月。

克長鄉后寨村貧困戶王存濟一家8口人住著6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,住房十分緊張。最近,王存濟和在家的二兒子王建華等緊鑼密鼓地加建了一間廚房。“我家人均住房面積沒達標,擴建1平方米政府補助每人800元,全家加起來有3萬多元。”王建華說。

缺水是石山地區群眾面臨的突出問題。長期以來當地群眾用水主要依靠水柜,存在枯水期缺水、水質無法得到有效保障等問題。如今,在隆林縣山村小寨的山坡、田間、房前屋后,新蓋的水柜隨處可見。

么基村貧困戶王房濟今年3月剛搬進嶄新的一層磚混平房,新蓋的家庭水柜就在新房不遠處。“水柜是去年建成的,有60平方米,獲得補助2萬多元。”王房濟說。

藍家觀介紹,鎮里目前已完成1000多座家庭水柜和60多處農村飲水安全鞏固提升工程,確保預脫貧村安全飲水達到98%以上。

此外,通屯路等基礎設施短板也逐步補齊,進一步夯實了脫貧攻堅基礎。豬場鄉羊街村此前道路條件差、運輸成本高,產業發展、危房改造等工作都受到影響。“前幾年是泥巴路,一下雨汽車就沒法行駛,經常要請5、6輛摩托車把桑蠶運出去。”村民楊啟高說,現在村里通屯路全部修好,種桑養蠶的人多了起來,建房成本大大降低,不少人住上了新房。

數據顯示,2016年以來,全縣共投入2.8億多元實施農村危房改造工程1.2萬多戶;投入資金3.5億元,新建和改造農村飲水安全鞏固提升工程1202處,家庭水柜2916座,解決和鞏固提升23.8萬農村人口的安全飲水問題;投資8億多元建設屯級道路1188條1900多公里,受益總人口28.64萬人。隆林縣副縣長黃桂華介紹,目前隆林正聚焦余下危房改造工作,實施非貧困村飲水安全鞏固提升工程。

張啟勝表示,隆林縣將堅持在常態化疫情防控中決戰決勝脫貧攻堅,聚焦10個深度貧困村、2219戶7829個貧困人口和整縣脫貧摘帽,實行幫扶干部“六包”責任制,建立駐村第一書記、駐村工作隊員、村“兩委”干部“四包”責任清單,實行縣、鄉、村、戶“四級網格化”管理,倒排工期,搶趕進度,確保6月底前全縣“四大戰役”涉及的任務基本完成,9月底前基本達到脫貧核驗標準。

鄭重聲明: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,請第一時候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,多謝
理财平台被骗十多万能找回来吗